琉璃月

想接稿

【韩张】队长,你还是,不要,笑了。

大漠孤烟继承人为何面露惊诧?

林敬言前辈的眼镜为何碎了一块?

霸图二花活泼可爱的笑脸因何消失?

训练室中众队员缘何鸦雀无声?

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道德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请看今日说法之霸图队长,你别笑。

不好意思,放错台了,咱们重新来。

又是新的一天。太阳公公懒洋洋的发着光,宋奇英走进训练室,训练室中队员面露担忧,队长坐在电脑旁,眉头比往常皱得更紧了些,张,林2位前辈站在一边,神色凝重。“队长?您这是?前辈,发生什么事了?”宋奇英有些担心的问道。“老韩中了一个烧灼状态,胃部持续掉血。”张佳乐一脸肃穆,“可是牧师不在。作为一个弹药,我没有办法施展治愈术。”

“……”韩文清觉得他是不是应该把张佳乐拖出去揍一顿。

“……”宋奇英表示自己跟不上张前辈的脑回路。

“……”有这样一个队友真是无奈啊,林敬言叹了一声,推了推眼镜道:“别听他瞎扯,韩队有点胃疼,你有药吗?”宋奇英摇头,他一向注意饮食,自然就不备着了。要是张副在就好了,他一定准备齐全。“行了,你们都训练去吧,我自己解决。”韩文清站起身,扯出一个生硬的笑容,转身出了训练室。

“……”“……”“……”“……”直到韩文清走出很远,训练室里依旧鸦雀无声。“老林你说我没看错吧,刚才老韩是不是笑了。”张佳乐一脸不可置信。林敬言没有答话,但他一贯温和的表情出现一道裂痕。“不行不行,我得打个电话给大孙。感觉老韩病得不轻。”张佳乐抓起手机跑出训练室去了。宋奇英觉得自己看到了人生中最美的画面。他此刻只盼望着张副快点回来,拯救一下他们人设崩坏的队长。

韩文清并不知道自己的队员们都在想些什么,此刻他正在翻箱倒柜,寻找上次剩下的药。“新杰,你看见我药放哪了吗?”韩文清一边翻抽屉一边问,在许久没有得到回答之后才想起张新杰已经回娘家(划掉)老家办事。

真是糟糕,韩文清想。实在没有办法的他只好回到训练室,林敬言正在擦拭眼镜,见韩文清仍旧皱着眉,关心的问道:“药吃了吗?韩文清又展开一个开朗和蔼的笑容:“没找到,要待会儿我出去买吧!”他对自己今天的表现很满意。新杰说要多笑笑,不要太严肃。被笑容击中的林敬言手一抖眼镜,pia叽一声摔在了地上,镜片碎了一块。“你们好好训练,我出去一趟。”韩文清说着,转身出了自习室,还不忘的门外进来的张佳乐微微一笑。

张佳乐(石化中):老韩今天不太对劲,大孙,我怕。

“老林你说是不是我说老韩的事儿被他知道了,我觉得我得出去躲躲。”张佳乐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林敬言淡定地捡起地上的眼镜,擦着碎掉的镜片,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我觉得老韩只是想张副(的医药箱)了而已。”

宋奇英:林前辈,我觉得你一点都不淡定好吗!你没发现你的镜片都碎了吗!

于是霸图上下就有了个传闻,韩队因太过思念离开数天的张副,疯了。

宋奇英:副队,求你快回来!



张新杰推开训练室的门,队员们都很认真在训练,张佳乐前辈也没有作死。就是为什么都一副见到救世主的表情?“小宋,你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张新杰对宋奇英招招手。“妈……呃张副,韩队他有点不正常……”宋奇英十分详细的描述了事情的经过,并在最后总结道:“张副,我觉得韩队需要你。”张新杰闻言笑了,他揉揉小宋的脑袋:“我知道了,去训练吧。那么下午的任务就交给两位前辈了。”张新杰对张,林2人说道。

      张新杰推开房门电脑桌上放着一堆刚刚开封的药某人坐在一旁皱着眉研读说明书,他走过去从桌上挑出一瓶,“三要1/2颗,配500毫升水,如果还疼就再加1/2颗这个。”韩文清接过药,按张新杰的嘱咐吃了,一回头却见他家牧师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队长,这些天你又没按时吃饭。”陈述句,语气十分平静。韩文清有些心虚,这几天自家牧师不在,少了个人管着,过的也是随性了些。“早上赖床导致没时间吃早饭,中午随随便便对付,晚上也有一顿没一顿。”张欣姐一向一向的列举着韩文清的“罪过”,分外流利,像是他没有离开过似的。韩文清不自觉移开了视线,没有张新杰这个定时闹钟,韩文清就偷了几天懒,但赖床归赖床,跑步健身可是雷打不动的,这样一来,也就没时间吃早饭了。“我觉得队长你需要好好返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3000字的检讨。”大概在霸图能敢这样对韩文清说话的也只有张新杰一个了吧!韩文清直道不好,这回是真的生气了,自家恋人在某些方面的脾气,可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犟。“求情也没有用。”张新杰面无表情的说道,“还有队长,你既然胃不舒服,今天晚上就不用去食堂了吧。”说着,张新杰站起身来,拉开房门,走了出去。所以他这不但是要写检讨,连晚饭也吃不上了吗?韩文清颇为郁闷的想道。

      “三百,三百零一,三百零二……”若是张佳乐在这,怕是花儿都要吓掉了。他们英明神武的队长,如今像个犯了错而被迫写检讨的小孩子似的,正在计算检讨书的字数。正当韩文清苦思冥想如何凑字数的时候,一双他无比熟悉的手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这双手会在键盘上飞舞跃动,也会在无人的时候悄悄扣住他的手指,现在这双手里端了一碗粥。粥的香气飘散在空气中,这让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的韩文清不由得咽了口唾沫。“队长,你胃不舒服的话,就不要吃太油腻的东西了,我做了碗粥,你先填填肚子吧。”新杰你果然还是爱我的,韩文清十分感动。“别忘了3000字。”“……”哦[再见.jpg]韩文清感到了恋人深深的恶意。张新杰看着眼前人目光中流露的小怨念,不由得笑了起来。“那么队长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小宋他们。”

 

        9点半。张新杰推开霸图队长的房门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睡着了。房间的灯开着,桌上的空碗旁放着写了一半的检讨。张新杰拿起检讨,看着看着笑出了声,他的队长总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可爱之处呢。他来到床边,看着韩文清(和蔼?)的睡颜,在他额上落下一吻。突然,一股大力袭来,张新杰猝不及防,被拽进了被窝,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让你担心了。”韩文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张新杰没有说话,只是在他的唇边印上一个吻,韩文清扣住张新杰的后脑勺,开始用舌头狂甩他的嘴唇(划掉)加深了这个吻。好一会儿两人才分开。“队长,下次你还是不要对小宋他们笑了。他们今天被你吓坏了。”张新杰气息略有不稳,但韩文清仍然听出了话语中的笑意。他感到很悲伤,也很委屈,明明是新杰你让我多笑笑的。“对我一个人笑就好,我喜欢。”

韩文清受到来着张新杰的会心一击。


“队长,晚安。”“晚安。”

一个宁静而安详的夜晚。


—————————————————







“队长,不许赖床。否则三千字加倍。”

“……”韩文清十分不开心。






五十粉的点文。 @韫欢。 

感觉韩队崩坏的厉害。(钱包献上)

双花和伞修的暂时没时间写了,抱歉。以后会补。

接下来两个月不会上lofter了。

那么高考后见。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