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月

想接稿

【策藏】冷香(一)

         “恶狗别跑!”不远处传来喊杀声。又有哪个不长眼的耗子跑到恶人谷的地盘了。李沐风摸了摸手里的长枪,许久不曾活动筋骨,武艺都生疏了,正好借此机会舒展舒展。他呼啸一声,唤来正在闲逛的霸红尘,翻身上马。天上传来大轻功的声响,他也不甚在意,手中噬魂一甩,却不料“啪唧”一声,摔下来个人。李沐风:......他的武艺何时如此高深了,随随便便就打下个人来?他低头看看地上的大件物品,一身明黄亮白的雪河套已满是血污,几乎看不出原来颜色,整齐的马尾凌乱不堪,被血块结成一绺一绺,发饰上的小翅膀也折了一只,那叫一个凄惨。只是他手中的两把武器依旧干净,滴血不沾,想来是藏剑山庄出了名的神兵,织炎断尘和御风了。李沐风跳下马,伸手去探那藏剑弟子的鼻息。尚还有气,只是微弱的很,怕是方才一场恶战又经这一摔,受了内伤,昏过去了。此时浩气的追兵已经赶到,见着李沐风皆是一愣,接着眼中便露出些许恐惧来。这李大将军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之前一战,以三千骑破三万大军重围,一战成名。“来了恶人的地盘还想跑?”李沐风舔舔嘴唇,勾起了嘴角。           恶人谷的守卫有些郁闷,这李将军不过出谷逛了一圈,自己便又有了活干;恶人谷的莫神医也郁闷了,先不说这伤患本就受了内伤,某个不知轻重的粗人又将他置于马背上一路颠回来,可谓是伤上加伤,虽说不难治,却也是个麻烦事。          “怎么样了。”李沐风掀开帘子走进来,莫笑拔出最后一根针,对他翻了个白眼。“托你的福,麻烦了一倍不止。”整个恶人谷,敢这么对待李将军的除了谷主也就这位莫大神医了。只是王谷主沉迷风雅之事,多半不会这么说话。“。。我说。。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我可是第一次见你救人回来。”莫笑一边施针一边问道。“怎么可能。先不说他身分不明,单单他是天乾这一点就不可能。”李沐风当即否决。莫笑没有说话,手中的针顿了一顿。           李沐风在桌边坐下,看着床上双眼紧闭的人。他已经被清洗过,一头黑发光亮柔顺,散在白色被褥上,衬得他的脸色越发苍白。一双眉紧皱着本来柔和的眉峰变得有些凝重,纤长的眼睫轻轻颤动,光线越过他高挺的鼻骨在脸上投下浅浅的阴影,唇色浅淡,带着病中的灰白,想来是不太好受。空气中散着淡淡的西湖湖水的气息。身为天乾倒是长了副地坤的面貌,嫩的能掐出水来。这信香的味道也像个地坤。李沐风想。         “好了好了,看够了没。”莫神医有些不耐烦,他朝李沐风做了个驱赶的手势,“看够了就出去,打扰我看病,马草不想要了?”李沐风摸了摸鼻子,转身出了房门。“来人,”李沐风眼神冷冽,丝毫不见方才的笑意,“查查这人的底细。”这藏剑弟子来路不明,又带着神兵,若是有意投诚,能为谷里所用还好,若是细作。。。。。。倒真真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         叶卿睁开眼睛,不过略微动一动,便觉得浑身上下仿佛被战车碾过似的,酸疼麻齐齐涌上来,他不由得发出一声呻吟。再尝试运起内力,不料胸口一疼,竟生生呕出一口血来。“想死就继续运功。”门外站着一个身着儒风套的万花弟子,他手中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药剂,一头鸦色长发柔软顺滑,用浅紫色发带束在脑后,眉目精致而温润,纵是叶卿这等阅遍天下颜色的人也不得不道一声美人。“喝药。”万花弟子在床边坐下,伸手将叶卿扶了起来,动作轻柔,虽少不得一番疼痛,总归是胜过自己起身,那泛着药香的棕色药汁被递到他眼前,“要害你便不会救你。也莫要再客气,趁热把药喝了。”万花弟子说道。叶卿喝了药,万花弟子将碗放在桌上,自顾自倒了杯茶。“你是地坤吧。”他轻描淡写地说。           叶卿并未惊讶,虽说自己服了药,骗过常人可以,这万花弟子医术了得,要骗过他确实不是件易事。“你想要我做什么。”叶卿眉目平静,问道。万花弟子笑起来:“跟聪明人讲话就是不费劲。”他喝了口茶:“和我说说洛君的事吧,你知道他的。”      “今日先到这吧。”莫笑收了针,对叶卿道。“接下来几日不要运功。”“希望莫神医是个守信之人。”“我便是不守信又能如何?”眼前人带着戏谑的表情,叶卿没有答话,只是定定地看着他。“罢了,我可不想砸了招牌,你好生休息吧。”他掸掸衣袖起身离去,在无人看见的地方勾起一抹微笑,“浩气的叛徒啊,究竟是真,还是你和洛君演得一场好戏呢,叶大指挥?”        莫笑离开后,叶卿面上平静,心中却翻起极大波澜。怎么会是他!        五年前,浩气盟。“听说今日有个医生要来。”叶卿一招峰插云景将洛君推出气场,紧接着便是一个鹤归孤山,砸的洛君晕头转向。“行了行了我认输。”洛君举起一只手,气息尚还不稳。“真是无趣,你总这样。”叶卿收了重剑,轻剑在手中转了个花,带起一片辉影。“我又不像你,明明是个。。。贵公子,非要当暴力狂,贫道可是这盟中的智慧所在。”说着洛君一甩拂尘,摸摸下颌并不存在的长胡子,一脸得意。叶卿很是无奈,真不知这家伙是怎么当上阵营指挥的。“与我说说那医生的事。”叶卿转转手腕,与洛君一道向浩气盟正厅走去。           “。。。。他医术可高了,你的药。。也是他配的。人又长得好,根本看不出来是个天乾。哟,莫笑你到啦。”洛君一说起发小便是滔滔不绝,好话用尽,把人夸得那叫一个万里无一,两人边说边走,不知不觉就进了正厅。正厅的客位上已经坐了个人,一身紫黑色衣饰,容貌清秀,大约就是洛君心心念念的发小了。洛君见着发小,一早便叫唤起来。那人却先向叶卿点了点头:“他这个性子,麻烦你了。”这下洛君可不乐意了,扑上去揪着莫笑的领子不放,莫笑也不挣扎,顺势搂过洛君的腰,在翘挺圆润的羊屁股上揉了一把。洛君的脸“腾”地一下红了。他一把推开莫笑,指着他的鼻子“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莫笑脸上的微笑半分没动,他靠近洛君的耳边,轻声道:“听到你夸我很开心,晚上好好'奖励'你。”这一来洛君可算是从头红到脚了,一身羊毛(道袍)怕是能做嫁衣去。他捅了莫笑一拂尘,转身跑出大厅。在一旁默默看着两人互动的叶卿,只觉眼角一抽,腰后的重剑怕是一个不留神就要砸上去了。这时莫笑才转向他:“叶指挥,我们来谈谈正事吧。”         结果,本该洛君负责的事全落在了叶卿的头上,为此叶卿追着洛君揍了好些日子。         想到这里,叶卿笑了,也不知那家伙知道自己潜入的消息了没。只是莫笑此人,为何由中立到了这恶人谷来呢?他的目的何在?又为何要帮自己隐瞒?这人心思太深,自己着实看不透。看来眼下唯有养好伤才能下一步行动。         浩气盟正厅。“你说叶卿已经成功潜入了?情况如何?是不是伤得很重?”洛君站在谢渊下首,眼中满是急切。报信之人低着头,声音很轻:“叶指挥怕是。。。受了重伤,那日蒙长老的手下弟兄们有些没能控制轻重。。。”见洛君似要发火,信使忙道:“指挥莫担心,那带叶大人回去的李沐风请了莫笑医生。。。。”他这话不说倒好,说来正巧戳在洛君的痛处,“你你你给我滚!!”洛君将拂尘摔在地上,信使连滚带爬跑出了大厅。“属下身体不适,先请告退。”洛君向谢渊拜了一拜,转身出了正厅,连地上的拂尘都未捡起,谢渊叹了口气,“来人,把千尘给洛指挥送去。”他跨过门槛,门外天色澄明,“也不知这阵营间的恩恩怨怨何时才能了结,老王啊,我倒有些想念你的笛声了。”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