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月

想接稿

段子,有毒

“少爷!这。。。这是边关送来的东西。”
那是一把染血的长枪,刻着他心底的名字。
逃不开话本里的结局,终究还是天人两隔。他只觉心口的疼痛像蛛丝一般绵延开,竟生生呕出一口血来,血染红了刻字那字反倒更加清晰了。
“既然你已离去,那便让我代你守这大唐的天下罢!”
他踏上马匹,手中长枪一甩,











“好马配好鞍,兵器不称手。”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