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月

想接稿

【策藏】冷香(二)

    好久不写了,再更一点点。
期末考试。
外教作业让人要哭。
等寒假发阴阳师的图。

              养伤的这些天恶人似乎安分的很,一直没有什么大动作。莫笑给他用的药也是上好的药剂,伤好得很快,不多时外伤便好得差不多了,只是内伤尚需调养。那个恶人军爷倒是来了好几次,不过每次都被莫笑以打扰伤患为由赶了出去。也不知那万花弟子到底打得什么算盘,也罢,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伤快好了,估计自己要被召去问话了。叶卿想着,下了床,换好床边崭新的雪河衣,坐在桌边发呆。
      
               李慕城从地牢回来,带了一身血腥气息,恶人谷的手段一向暴戾,只是这浩气的恶狗倒是嘴硬,竟是宁死也不愿透露一点消息。他回到房里,底下的探子递上情报。李慕城接过消息,笑了,“我竟然忘了还有这么个人。”
       
             叶卿正坐着发呆,忽的传来敲门声,是外头的守卫。“叶先生,李指挥请你去一趟。”果然来了,叶卿整整衣袍,“带路吧。”“先生请带上这个,”守卫拿出一根黑色布条递给他,“这是将军吩咐的。”叶卿接过布条蒙住眼睛,心道这恶人指挥倒是考虑周全,想要取其信任怕是不太容易。
          
            也不知绕过多少屏障,抑或是走了许多弯路,前方的领路人终于停下脚步,“先生请吧。”叶卿取下蔽眼之物,递给一旁的士兵。眼前是高大的竹屋,做工粗糙,形式简陋,不似浩气盟的细腻精致。这对于生于江南长于江南的叶卿来说,就是对审美的冲击。......为什么有这么丑的建筑......叶卿对恶人谷的印象又差了几分。这样想着,叶卿掀开了竹屋的挂帘。一阵浓郁的天乾气息混合着血的腥气扑面而来,叶卿被呛的后退一步,双腿也不禁打了颤。他强自镇定,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进房间。
         
               李慕城自叶卿来到屋前便集中了注意,自然不会放过方才的动静,这下他兴趣更浓了。从传来的情报看,这叶卿曾是浩气的副指挥,刚上任没多久便得罪了盟中的老臣被寻了错处当作叛徒遭了追杀,慌不择路逃进恶人谷的地盘,正巧被自己救下。只是这未免过于巧合,既能当上副指挥,又岂是一点两点错处能被罢黜甚至当作叛徒的。不过要是浩气的阴谋。。。那就让他来会会这位前指挥吧。“叶先生来了,请坐吧。”李慕城指了指桌前的扶手椅,“将军客气了。”叶卿努力撑着发软的腿脚坐下。两人距离更近,天乾的气息越发浓郁,加者空气中的血腥气,压迫得叶卿几乎喘不过气来。他虽服了药,但刻在骨子里的本能又怎能完全压制,这天乾的信香太过强势,近乎盖过药性。李慕城在叶卿进屋之时便释放了信香,先发制人这招他可是向来用不厌的。只是没想到这叶卿的气味是如此之弱,几乎被他盖过,甚至。。甚至有些交融之感。“这屋子里怕是闷了些,方才审问了浩气的恶狗,未曾清理污秽就回来了,请叶指挥见谅了。”李慕城收起信香,拎着茶壶倒了两杯茶,“这恶人谷的茶叶可不似浩气那般美味,叶指挥也只能将就了。”叶卿感到李慕城收了香不由得松了口气,可下一秒神经又紧绷起来,这将军未免也太单刀直入了些,叶卿的思维飞速旋转起来,这将军这么说一则试探二则立威,若是自己装作不知,量其也不会相信,这反倒不利于日后铺路,但若是承认……就凭自己这一身未痊愈的伤,也逃不出恶人谷去,倒是真真一手好算计。叶卿咬咬牙,不如承认罢,自己在恶人谷也有些许日子了,想来底细早被摸了个一清二楚,要是他想动手又何必等到现在。“将军何必如此客气,叶某人早已不是那什么指挥了,如今在下不过一届逃犯罢。”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