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月

想接稿

【鬼使白黑】白包子与黑鸦 (一) 向哨设定

题目随便取得,与内容无关。
本文脑洞源于 @咸鱼
有授权。
先写一点点
渣文笔
将就看看吧
ooc ooc ooc
有二设

              “终于抓住这个家伙了,可真是能跑啊。”指挥官甩着手中的枪,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说道,“这次可是多亏有你,鬼使白,不然根本抓不到这小子。”有着血色双眸的人并未搭话,只是冷漠地瞥了他一眼,转身离开。指挥官“切”了一声,爬上车,看着后座上被禁锢的人,吹了声口哨,发动汽车向塔驶去。
              该死的mute,黑羽托着仍然昏沉的脑袋想。好不容易追查到一点弟弟的线索,却被一个mute发觉了身份,还有那个入侵精神海的向导,要是让我遇见他我一定要把他揍个半死。他的黑鸦站在他的肩膀上,漆黑的喙一下一下梳着他的头发。他摸摸黑鸦的脑袋,观察起四周来。这是一个封闭式的房间,没有窗户,却布置的相当舒适,毛茸茸的地毯上放着小茶桌,靠墙边是一张大床,看起来柔软而温暖,床边的书架上摆放着一些书籍,头顶的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线,整个房间被流水声填充,给早已疲惫不堪的哨兵带来一丝安慰。
             忽的门外传来响动,黑羽一下子绷紧了身体,黑鸦也展开翅膀,在房间上空盘旋。门开了,走进来一个笑容温和的女士,以及一个白发红眸的高个男子。黑羽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月……白?!”
             鬼使白进入那个被白噪音包裹的房间的时候,那个哨兵正看着他,表情极其惊讶,仿佛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鬼使白挑了挑眉,哨兵有着修长的身型,有些消瘦,脸庞俊逸,黑色的长发垂在腰间,一双红色的眼睛满是震惊和不可置信。这家伙和以前见到的那群五大三粗的哨兵倒是很不一样。“弟弟!”眼前的哨兵身形一晃,竟直直朝他扑来,鬼使白迅速后退,不想哨兵的脚踝上竟拴了链子,锁链连至床脚,硬生生将他扯住了。
            鬼使白看了一眼身边的媒介人,媒介人依旧挂着她那温和的笑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太厉害了,要是早一些被塔发现,那么现在的首席哨兵可是要让位咯。”鬼使白嗤笑一声,拉开桌边的椅子坐下,“所以就把他拴起来,就像对待一条不听话的狗?”媒介人仿佛没有听见他讽刺的话语,依旧保持着她和善的笑容。她站在锁链的范围之外,散开自己的精神触须,试图去安抚眼前有些狂躁的哨兵。
            黑羽并没有关注他们说了什么,他仍然处在震惊之中。那个白发红眸的向导分明就是他的弟弟月白。只是他为什么这样冷漠,就好像不认识自己了一般。忽然黑羽感觉到有人在触碰自己的精神壁垒,他猛然回神抓过身后床铺上的枕头向媒介人砸去。一只手接住了枕头,“不要这么暴力。”是鬼使白,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对黑羽伸出手,“你好,我是鬼使白。塔里的向导。”“也是你以后的向导。”媒介人补充说,鬼使白瞥了她一眼,没有答话。“我不需要什么向导,还有你是我的弟弟月白,不是什么鬼使白,”黑羽正试图解开脚踝上的链条,“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认错,”他嗅了嗅空气,说道,“薄荷味的信息素,还有跟包子似的精神体,你绝对绝对是月白。”鬼使白拎起在地上蹦哒蹦哒的精神体,抱在怀里。忽然他像似想到了什么,转向媒介人,“你们给他注射了催化剂?”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红酒巧克力的香味,那是黑羽的信息素的味道。“一个未结合的堪比首席的哨兵,最好的控制方法就是给他找个属于塔的向导。你说对吗?”媒介人不温不火的说。“如果我不愿意呢。”“你会愿意的。”媒介人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好了,接下来是你们的时间了。这是链子的钥匙。”她递给鬼使白一把小钥匙。转身离去了。
                 “月白,哥哥找你找的好辛苦啊,你看你都瘦了,这几年一定过的不好吧,没关系,现在有哥哥了,哥哥要把你养的胖胖的。”黑·有弟弟就忘乎所以·羽一边叨叨着,飞身就是一个熊扑。鬼使白也不知是怎么了,鬼使神差的,没有躲开,任凭黑羽挂在自己身上。空气中的巧克力的香气又浓了些。“我失忆过,”鬼使白说,“我的精神力爆发过一次,所以我没有十八岁以前的记忆。”“没关系,哥哥记得就好了,”黑羽十分开心的把鬼使白按坐在地上,抢过他怀中的白包子捏着玩,鬼使白有些吃惊,自己的精神体从来不让别人碰一下,可在这个人手里居然这般乖巧。“有些记忆,还是忘了好。”黑羽像是想到什么,面色阴沉下来。

手机APP好像不能排版,将就看吧

评论(13)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