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月

想接稿

【鬼使白黑】白包子与黑鸦(二) 向哨

题目随便起的,与内容无关。
本文脑洞源于 @咸鱼
有授权。
渣文笔,将就看看就好。
bug贼多。
亲兄弟年下。雷,慎入。
有二设。

          







            十三年前,“啪!”“你给我滚!”脸色阴郁的男子指着大门吼道,女人捂着脸,眼里是满满的厌恶与仇恨,哨兵与向导之间本该有的扶持和恩爱荡然无存。忽然她笑起来,“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呀,杀了我呀,陷入长夜的滋味好受吗?”“你以为我不敢吗?”男人的眼睛布满血丝,看起来近乎一头发疯的兽。
             
            门外争吵声叫骂声没有停歇,在房间里的两个孩子相互拥抱着害怕的缩成一团。年龄稍大的黑发男孩紧紧捂住弟弟的耳朵,努力让幼小的血缘远离那些不堪入耳的咒骂。白发的孩童抱着哥哥消瘦的身体,略有婴儿肥的精致小脸上满是不安,一双血色眼眸泛着水光。“别怕别怕,有哥哥在呢。”黑发红瞳的漂亮少年把弟弟的脑袋按在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说道。
       
           “碰”门被一脚踹开,野兽一般的男人喷着酒气闯进来,门外,女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有呼吸。“两个杂种!怪物!”男人硬邦邦的拳脚落在孩子们的身上,黑羽尽力把月白护在身下,阻挡住已经狂暴的哨兵的攻击。疼痛,咽喉泛起血气的甜腥,无穷的谩骂,令人恨不得一死了之。但我可不能死,黑羽这样想,我死了弟弟可怎么办。月白的眼泪终究没能忍住,弄湿了黑羽的衣襟。大约是累了,男人停下他的拳脚,骂骂咧咧的出门去了。“你在房间要乖,不要哭了,哥哥出去找点药,马上回来。”黑羽撑起疼痛不已的身体,对月白说,伸手抹去他脸上的泪痕。“我陪你一起去。”月白扯住哥哥的衣角。“乖乖呆着,听话!”黑羽拿开弟弟的手,尽量快速的锁上了门。我要做的事可不能让弟弟看见。
   
             地面上女人的尸体已经凉了,面目狰狞,脖子上留着淤红的指印。这个没有血倒是好处理,只是另一个……           黑羽忍着疼痛出了家门,他们的父亲正摇摇晃晃(这里让我想到了达摩的技能)地下楼,醉态丑陋不堪。黑羽悄悄跟在他的身后,却不想尽管醉了酒哨兵总还是哨兵,他发现了黑羽。“滚!”男人一脚踹向黑羽。也许是神明也看不下去了,醉酒的禽兽忘了自己还站在窄小的阶梯上,重心不稳,摔下楼梯,脑袋砸在地面,暗红的血流出来,绘成肮脏的画卷。下意识缩成团的黑羽看见这一幕,愣了一会,咧开一个微弱的笑容。
 
             而被留在房内的月白,擦干了眼泪,安静的坐着。他隐隐约约感觉到哥哥要做些什么,但是既然哥哥不想让他知道,他又何必了解呢。对于八岁的月白来说,这世上仅剩的温暖,只有黑羽的怀抱。现在太过弱小的他只能呆在哥哥的羽翼下,而将来,月白想,他会把哥哥抱在怀里,好好的爱护他,让他不再遭受伤痛,让他有一个温暖的家。
    
             “月白月白!他喝醉了酒,摔伤了腿,被送到医院了!她也一起去了!”黑羽几乎是摔进房间,在让邻居发现男人和藏好女人的尸体后,他几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浑身上下无处不在疼痛,但心情却是那样愉悦,语气中的兴奋根本藏不住。月白连忙上前扶住哥哥,拿出之前藏在房间的伤药。黑羽摆摆手,“让我休息一会就好,你赶紧收拾东西,趁他们不在我们逃吧!”像是即将出笼的鸟,他催促月白整理好行李和药品,快乐与焦急在他心里翻腾。他们终于摆脱那个冰冷的囚笼,开始了新的生活。
     

          空气中的巧克力气息越发浓郁,鬼使白身上的薄荷香也弥漫开来。“你真的不觉得难受吗?”鬼使白心情复杂的注视着眼前的男人,男子略显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绯红色,显然是催化剂起作用了。“好像是有点热,这房间都没有冷气的嘛!弟弟你身上好凉快,借我靠会儿。”说着黑羽便钻进了鬼使白的怀里。两人前胸贴后背,尽管隔着衣服,鬼使白仍然感受到了黑羽身上的热度,温暖而又似曾相识。好像曾经自己也被这么抱着,安详的,宁静的,不像是母亲的温柔,而是……而是……谁呢……(你哥
      
           “你的结合热要来了。”鬼使白对怀里的人说。“结合热?那是什么东西?”黑羽十分地无所谓,“我跟你说,你哥可是很强大的哨兵,要不是今天被那个杀千刀的向导给屏蔽了一下五感,我绝对可以逃走。不过找到你了,这可算一件天大的好事。白白你真可爱。”黑羽    把快被挤变形的白包子还给月白,说道。
       
            某个杀千刀的向导:“……你不知道结合热是什么?”“收留我们的大爷没说过。不要管这么多了,弟弟啊,虽然你没有记忆了,但我知道你一定对这个塔相当不喜欢,”说到塔时黑羽的脸色十分阴郁,愤怒,厌恶,仇恨交织在一起,一双血眸中风云变幻,“待会儿你假装被我挟持,然后……”“我告诉你结合热是什么。我对你说的没有记忆,不要叫我弟弟!”鬼使白打断了黑羽的话,信息素的味道搅得他心神不宁,恨不得堵上怀中人絮絮叨叨的嘴,“结合热来临的时候,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你上了我,要么我上了你。”



回忆那段写的超顺手,悲惨的童年故事画面感超强。
我好心疼小黑。
下一章开车嘿嘿嘿。
话说有人知道小黑的御魂要怎么配吗,我家黑伤害爆低,不忍直视。
小黑真的超可爱!!特别是走路的时候,一副天下我最牛的样子,好想推倒他。(被白打死)

评论(17)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