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月

想接稿

【鬼使白黑】白包子与黑鸦(四) 向哨

今天就写了一点点,明天应该能写完。
脑洞来自 @咸鱼



            “哥哥,”月白搂着黑羽的腰,有一下没一下地吻着黑羽的颈后,“累不累。”黑羽双眼还在放空状态,面上仍留有情事后特有的红晕,显然未从”被丢失多年的弟弟上了”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哥哥啊,你这些年一定找我找的很辛苦吧。”“你你你全想起来了!”黑羽一个激灵爬起来,对着月白就是一个熊扑,还抱着蹭了两下。这一蹭可不得了。方才两人刚共赴了巫山云雨,身上未着寸缕,黑羽柔软而温暖的肌肤紧贴着月白,月白只觉一股热流直冲下腹,他一个翻身将黑羽压在身下,“哥哥,你知道结合热要发好几天嘛~”“啊?”“我们,继续吧~”
         三天后。
         黑羽大剌剌躺在床上,满身红痕,眼角的媚色尚未褪去,一旁月白带着一脸的餍足,观赏着只有他才能看到的美景。哥哥终于只属于他一个人了,月白想,心情愉悦地像是占有了心爱玩具的小孩。他回想起想起小时温暖的怀抱,逃离后的相依为命,在塔中失忆后那些来自内心深处的空虚失落和和令人几近抓狂的痛苦。现在,他已经完完全全地拥有了这个人,这个占据了他所有的人生路途的人,那是怎样的喜悦啊!月白把黑羽搂到怀里,亲吻他的发顶,感受着他的慵懒和片刻的依赖。
        “你是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黑羽突然抓住月白的胳膊,仰头问道。月白趁机偷了个香,“哥哥真的想听我说?”……感觉不太妙,黑羽起了一丝警惕。月白这个家伙不知这些年都跟什么人呆在一起,说起荤话来简直旁若无人,虽然的确没有旁人……看来回家以后要好好思考一下弟弟的教育问题了。“就是在第一次哥哥下面那张小嘴把我咬的很紧的时候呀,哥哥你简直是#%¥*+@……为了避免月白再说出什么不着边际的话来,黑羽捂住了他的嘴。却不料月白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掌心。黑羽闪电般的缩回了手,脸颊浮起淡淡的红晕,月白笑了,他的哥哥总是意外的纯情呢。黑羽觉得他靠在弟弟的怀里似乎不是个兄长应该做的事情,他伸手捞过不知何时蹦上床的白包子搂住,挪到了另一个枕头上,黑鸦卧在白包子的头顶睡的正香,显然白包子把它保护的很好甚至没让它感到一点振动。怀中失去的温度让月白有些小失落,但无论如何,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评论(11)

热度(73)